The asphalt world

惟有在梦中我依然强烈地爱着。

夜想

一个在脑子里转了很久的可能是小甜饼的莫名其妙的故事。

爱和一个美梦是这世上最难的事。

  

        

       *

       我已经失去康纳一年了。提姆心想。

       可是时间并没有因此停止,生活还是原来应有的样

子,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邻居的小孩儿今年就要读小学了,提姆下班回家,

从邮筒里取出累积了一个月的报纸和广告传单,看着隔

壁家夫人精心打理的花园里小孩儿正在练习滑板。那是

一年前小孩缠着康纳让他教自己的。

       那场可怕的事故已经过去了一年,提姆闭了闭眼

睛,打开了外卖的盖子。结束晚餐后他换了身衣服,随

后拿上回家时买的花束,起身出了门。

      傍晚降温了,还起了风。提姆走进墓园的时候,太

阳还剩余一点残红,牵牵绊绊地不肯落进地平线,提姆

轻车熟路走过一列列墓碑,最后停在某一个的面前。

      碑上的名字刻上去不过一年,依然锋利清晰,每次

提姆看到都觉得这犹如刻在自己所剩无几的心上,这种

痛苦会终生跟随着他,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迟钝而缓

慢,但是不会消失。

      提姆半蹲下来,把花放在墓碑上,花瓣上为保鲜撒

上的露水轻轻抖动,然后滴落在石板上。提姆站直身

体,太阳完全落下了,地平线染着没退尽的水红色,晕

开在暗下来的长空,风很柔和,爱抚一般吹动提姆的发

尾和衣摆。

      提姆站在那里,他爱的人的墓碑面前,和渐渐袭来

的夜色融为一体。

     “康纳,康纳,我很想你。”

       这些话几乎是沉重的,它们一出口就掉落在地上,

却又被晚风托起,然后融化。

       天色不再明亮,提姆走出墓园回家,郊区没什么灯

火,稀稀疏疏的光在沿途亮起,催促提姆回到一成不变

的生活。

       当提姆带着一身潮湿的露水回家,天空已经是完全

的黑色。

       夜晚终于姗姗来迟。

 

       提姆睁开眼睛,看了眼时间,惊觉自己睡了太久,

已经临近夜巡的点了。他匆匆洗漱,准备换上红罗宾的

制服,却又无法不在意刚才那个真实过头的梦境。他一

直知道自己随时可能失去重要的人,可当这一切在梦境

里呈现时,他依然觉得不安。

       今晚天气很好,不冷不热,甚至还能看到几颗若隐

若现的星星。提姆穿梭在楼房之中,并没有发现什么特

别的异常,偶尔会有几个小偷小摸的,顺手很快就收拾

了。

       夜巡差不多结束了,提姆买了外卖,荡到了一个高

处的平台。当他专心啃汉堡的时候,他感到身后来了

人。

      “康纳。”提姆头也不回地接着解决宵夜。

      “晚上好,提姆。”康纳一点儿也不介意搭档比起自己

更在意垃圾食品,他在提姆身旁和他并排坐下,“你上

次借给我的漫画真有意思,你能把接下来的几本也借给

我吗。”

     “当然,我还有其他的,也超级赞,你要看吗?”提姆

擦擦手,咬着可乐的吸管偏过头询问康纳的意见。

     “好啊,谢啦。”

       随后便再没有对话,提姆看着不知道哪里发呆,康

纳就坐在他旁边,双腿吊在外面晃啊晃。

       过了不知道多久,提姆把空掉的杯子和包汉堡的纸

团吧团吧塞进外卖纸袋,深深吸了一口气。

     “康纳,我——”

       他又突然停下,抿抿嘴,不再说话。

       康纳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摇摇头:“没什么,我该走了。”

       说着他就要起身,他没法压下傍晚开始就隐隐涌上

来的不安,他明知是自己敏感过头,但梦里的场景却挥

之不去。

       康纳伸手拉住了他:“提姆,发生什么了,你今天心

不在焉。”

       康纳感觉到他抓住的提姆的手臂肌肉微微绷紧,随

后放松下来。提姆坐回他的身边,也学着他把腿吊在外

面晃啊晃,给康纳讲了他傍晚做的梦。

       寥寥可数的星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淡去了身影,也没

有月亮,整个城市只有零星又昏暗的几盏路灯。

       康纳听完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对这奇怪的梦发表任

何建议。提姆有些忐忑不安,虽然他并不知道为何,可

把它们说出来之后那股不安的感觉却渐渐消散了。

       就在提姆思考这些以为康纳不会再说话的时候,他

突然拉过提姆,捧着他的脸,在他的额头印上一吻。

     “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你知道的。在你需要的时

候就呼唤我的名字,

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我都会立刻赶来你的身边。”

       康纳的手指拂过提姆的鬓角,直直地望进提姆的眼

睛里去。提姆的耳朵微微发红,却被夜色掩盖了去。

       他拿开康纳的手,偏过头:“……夜巡结束了,kon,

我该走了。”

       他们起身,提姆勾了勾康纳的手指,嘴角向上弯

起,露出一个可爱的微笑。

     “晚安,康纳。”

     “晚安,我的小鸟,明晚见。”

 

      他们各自离开,而黎明就要到来了。

                                                                                               end

评论(1)
热度(11)

© The asphalt worl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