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sphalt world

惟有在梦中我依然强烈地爱着。

[Stefan/Rash]【授翻】Long Before I Knew

安利一波new blood!!真的很可爱!!!

木反-直至最后:

标题:Long Before I Knew (darlin' I was made for you)


作者:emilia_kaisa


授权: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549420


注:这位作者真的超可爱,如果喜欢这篇文请大家移步ao3给作者点个Kudo或者留条评论!谢谢!!!


    最后!大力感谢萨奇 @The asphalt world 革命战友,这么多篇翻译都是萨奇宝宝帮忙捉的虫,我欠她一条命。




正文:






“往左边点儿。”Leila指挥道,Rash叹了一声,挪动他的手臂,“好的,就那儿很好!”


Rash迅速地将气球贴到灯泡上,并从椅子上跳下来。接着,他发现Leila抱来了一整箱新的气球。


“你认真的?”他问道,而Leila只是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拿到厨房去。”她说,把这个箱子递给他,Rash则开始第一百次思索自己他妈的在这儿干什么?为什么他没有安排行程去别的地方?为什么他会把除夕夜耗在参加他母亲的派对上?除了Leila的朋友外,这儿甚至都没几个他的同龄人。不会有比这更惨的事了。可考虑是自己犯下错,所以他也只能选择借酒来消愁了。


他开始一边在厨房悬挂气球一边思考他为什么非得干这事儿。挂在厨房里,没开玩笑?到底有谁会需要它们出现在那里啊?


有人摁响门铃的时候Rash也没怎么在意,那大概是他母亲买的什么东西吧。Leila的声音传来时他正折腾着一个愚蠢的装饰品,她听起来充满了令人起疑的开心与喜悦。紧接着,第二个声音一冒出来,他立刻就僵在了原地,手上还拿着一个浅橙色的气球。


操。


“嘿!”Stefan咧嘴笑着,跟在Leila身后进了厨房;他们俩手里都拎着购物袋,并开始把里边的东西往外拿出来。


“嗨。”Rash挣扎着说道,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一时间就连开口都变得这么困难,“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邀请他来的。”Leila轻快地说,Rash则眯起了眼睛;她带上一个得意的笑容看着他,就像是她还知道了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似的。唉,随便了。


“我还以为你会和你朋友去聚会上玩呢。”Rash努力搜刮着词句,但Stefan则笑得更灿烂了,并且以非常Stefan的方式耸了耸肩。


“才不呢,我更想待在这儿。”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不过这个太好于Rash而言其实意味着他完蛋了。


好吧,所以也许确实有一小部分的他想呆在这儿参加派对,好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可能,也只是可能,他对他的室友产生了点儿小小的迷恋的情愫。所以这段没有Stefan在眼前晃悠的时间非常及时,他正好能够清理思绪,说服自己那可能只是由于过度疲惫而出现的幻觉,或者是在经历过这一切疯狂的事情而出现的后遗症。对,一定是这样的。他的大脑运行严重卡壳,急需重启,而Stefan的出现只会让它更加混乱。


Rash从椅子上俯视着Stefan和Leila;他们一边切着蔬菜一边有说有笑的,显而易见正度过着一段愉快的时光。看着他们,Rash身体里靠近心脏的部位忽然感到一阵刺痛,而他假装不明白原因为何。


他花了三个小时躲开他母亲的那些朋友们,灌下将近四瓶啤酒,然后他盯着Stefan和Leila并让自己相信这份迷恋完全不足挂齿。它很快就会消失的,他也很快就可以不去幻想那些……互动。不管怎样,这份感觉只有那么一点儿。特别特别地微不足道。当Stefan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的心跳也就快了那么一丁点儿。他也只是想和他一起,窝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糟糕的天气发呆而已。然后……好吧,靠,看来这份感觉并不只是一点点。但他还有什么选择呢?


Leila笑得很开心,还玩笑般地拍了拍Stefan的胳膊,而Rash觉得他的胃都痛苦地揪成了一团。他不会表现得像是他不在意Leila似的,假装的也不行。这纯属嫉妒,而Rash讨厌这点。他讨厌自己的感情全部乱作一团,完完全全地不像他自己。他想要过回遇见Stefan之前的生活,那时他就足够开心,工作之余还能和女孩子们约个会。而现在呢?现在他则彻彻底底、毫无余地的完蛋了。他讨厌喜欢上室友的自己,也讨厌Stefan,这个拥有愚蠢的笑容和温暖的眼神的家伙。


操。


Stefan肯定也察觉到了Rash一直在盯着他,因为他微微侧了侧身,然后迎上了Rash的目光。他露齿而笑着,扬起手里的酒瓶,而Rash的胃像是突然被紧紧的打了个结。


但他只是转身跑走了。




四十分钟后他的母亲找到了他,彼时他正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厨房里,啃着花生,读着一份旧报纸。


“宝贝,”她叹了口气,站到他的身边,“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只是不想参加聚会。”他说道,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有些信服力。


好吧,他失败了。


他的母亲沉默了一会儿,在她的注视下,Rash觉得想要藏住这件事有些困难。“好了,她叫什么名?”她问道,Rash则差点被一颗花生呛死。


“什——什么?”他结结巴巴地说。


    她轻轻地笑了,“Rash,上一次你看起来这么糟糕的时候还在疯狂迷恋着Jenny Miller。那是,大概,七年前的事儿了。”


“我只是累了。”Rash说,尝试给自己开脱,但他的母亲当然不会买账。


“你为什么不去和Stefan呆着呢?”她问道Rash对自己仅仅听到stefan的名字就心跳加速感到挫败。而他绞尽脑汁也寻找不到任何词汇,这就更让人痛心了,他只能盯着他的母亲,不知道说什么好。当他看着他母亲的时候,他发现她露出了和Leila早先一模一样的笑容,就好像她们知道的比他多得多。但她最后仍旧一言不发,只是微笑着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


 


还有十分钟到零点的时候,Ras站在起居室的角落里注视着喧闹的屋子。说实话,他其实只想缩回他自己的床上,然后一觉睡到所有事情都结束,这里面当然也包括他那愚蠢的感情在内。


“整晚都没见着你。”Stefan的声音挨着他响起,靠,他还没准备好。太操蛋了,他甚至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回答。所以他只好闭着嘴巴,然后怂了耸肩。


沉默了几分钟,Rash还是决定说点什么。


“你该不会是在找Leila吧。”他说道,祈祷着它听起来不会与平常相去甚远,或者如果有一些讽刺的语气就更好了。他真心实意地希望如此。


“才没有呢。”Stefan朝他笑了笑,而Rash突然觉得自己的嘴巴很干,“我在这里就挺好的。”


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跳动着,他血液流淌的声音如此清晰可闻以至于人们开始倒计时的呐喊经历千辛万苦才传进他的耳朵里。


“四!”


Stefan仍旧微笑着。


“三!”


为什么他们站的这么近?


“二!”


哦,去他的吧。


“一!”


Rash前倾了点儿,给了Stefan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它大概持续了一两秒,当他往后撤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着火。然后他把眼神从Stefan的唇瓣游移到对方的眼睛上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卧槽卧槽卧槽。


Stefan的表情看起来很意外,他瞪大了眼睛,微微张着嘴。于是Rash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而他完全没有勇气来面对这个。


所以他再一次的逃跑了。




他最后藏到了楼上那间他以前的房间里,就像一个他妈的青春期少年。他可能得再次熟悉一下这个房间了,因为现在Stefan绝没有可能还乐意跟他生活在一块儿,门都他妈的没有。好吧,或者Rash可以试着把他的行为归罪到酒精作用上头——这个有戏——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还能装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吗?毕竟这“一点点”迷恋很显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种。


“你为什么躲在这里?”


Rash转了一圈,发现Stefan正倚门站着,他的胃开始往下沉。


“我只是,呃,只是……”他结结巴巴地说道,Stefan则朝着他的方向前进了一步。天哪,他可能想给自己来上一拳,而那是完全、绝对很公平的。


“你知道吗,”Stefan又前进了两步,Rash则做好了挨一顿胖揍的心理准备,“你忘了祝我除夕夜快乐了。”


说真的,Rash可做不来这个。这太折磨人了,他倒宁可Stefan扇他一巴掌。所以在开口之前,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决定克服掉这个困难。


“伙计,我真的超级……”然后就被Stefan落下的吻给掐断了话头。他倒抽了一口气,然后抓住Stefan的衬衫,把他拽得更近了些。


这个吻比他能想象的好了太多了。


“你个蠢货。”当他们终于结束这个吻后Stefan几不可闻地喃喃道,他们的额头互相抵在一起,十指互相缠绕紧扣着,“我等了像是他妈的一辈子。”


Rash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他知道他应该反驳回去,对此作出些尖锐的评论,但是说实话,他简直太开心了,也几乎喘不过气来做这个。所以他只好贴在Stefan的嘴巴上无声地笑着,将手绕到对方的脖子后边,将他拉进下一个吻里。


这么看来没错,这个新年真的是超级惊喜。




END

评论
热度(33)
  1. 一亩三分地木反板板板 转载了此文字
    转发小基佬们。
  2. The asphalt world木反板板板 转载了此文字
    安利一波new blood!!真的很可爱!!!

© The asphalt world | Powered by LOFTER